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虽知之 > 正文

青柠有缘 莫凉光阴

时间:2019-07-23来源:蔷薇公主网

(一)

夜,孤孑着不变的姿态,被风撕裂在窗外。一盏昏黄的灯影,划碎黑暗的固守,氤染一室清冽。城外的春天似乎还很遥远,阴霾在寒冷中迟迟不肯露颜,唬得张慌的青绿也不敢轻易萌动,怕被一场场寒流的回眸,撞痛了初绽的皓齿。只是,小心翼翼的藏在角落中张望着风色的变换。流年,却不肯安分寂寞,等待季节的迟迟疑疑,在一庭脉脉不得语的枝头,把枯黄的芽蕊摇醒,让春天的气息多了点羞答答的暖。

窗外,若隐的弦月,用一种极致的温柔,伏在夜的脊背上沉默。只有,偶尔走过的一丝风影,能让宁静殇离。看着一地支离破碎的收场,欲言又止的继续着自己的缄默,也许,那只会是自己心底一抹经久的叹息,积累的多了,也就麻木了,慢慢的就变成了眉梢眼底一函不动声色的情绪,你来过,我静默,你离去,我亦然。

闭着眼,让思绪躺在一张赤裸的素笺上,静静的与自己的灵魂对话。一直都明白,尘世下的幸福,被自己一不小心遗失在流花河岸,糗着一脸隐痛,寻不到一处可以停靠的支点休憩,只好守着陈年往事,守着一场青柠的梦想,等花开,等雨来,等一巷紫烟氤氲的丁香流溢春深,来为自己清瘦的情节,贴补一章又一章流离的想象。若有缘,能让光阴修长,允我植竹成海,引一径簇艳的杜若,把风色浸染成紫,在一空彻骨的香气下,和你一起相赴今生的繁华。

突然,又头疼欲裂。蜷缩是我唯一可以索取到的温暖。一首熟记在心的小诗把那段宣城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青柠的心事告白: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也都已起航,却忽然忘记了是怎么的一个开始,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含著泪,我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也许,最初喜欢的开始,就已经让她把结局为我想好,思着念着,就把自己也融进了她的骨子里去。原来,喜欢,也可以让自己与她同风景的一路走下,若席慕容笔下的清透,让心,始终盛放着一种轻蓝的温柔,而不舍得老去。

(二)

三月未央的季节,多少有些彷徨,在乍暖还寒的情绪中来来往往。几日烟雨的修折,把阳光擦拭的余外的明媚扎眼,但依然温度寒瑟不暖。想,江南的春,许是已淋漓尽致。一城朦烟的杏花雨,早已柔软了风色的眉眼,在纷纷扰扰的缤纷中,让燕子的呢喃,开启出宋笺下的缠绵,在老庭的回廊下,让桃红灼烈,绿柳成烟.......

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精致的女人,学不会把尘世弹拨成一场随心所欲的经过。等自己的梦想,在苦苦追寻后,尘埃落定,挥死成殇,才归依安静,躲在尘世外学着不痛不痒,用太过平静的心一点一点埋葬过去的一切,也许这样最好,自此后,任何东西,任何情节,任何故事,都不再是我可以揪心动魄的牵念。

那天,瞳看到颦儿写的歌词对我羡慕的说:那丫头怎么可以什癫痫治疗多少钱么都会,让人羡慕死了。听到后,我只是淡淡的说:我一点都不羡慕。话打出,我感觉到她一脸轻笑,幽幽然然的对我说:因为你也能写出来那么好的东西。顿时,哑然失禁的笑道:是我没有羡慕的欲望和勇气了。你的小手工册子弄得任谁看了都垂涎欲滴的,能写能画还能雕刻。颦儿的诗词歌赋和音乐天分,乐器样样都通,只有我一无是处,羡慕有什么用,那些东西是学都学不来的,所以,我不羡慕,因为羡慕也没用不是?!她笑了。

人生就是这样,别人的优秀你永远学不来,那些有着与生俱来的成分,任你费尽心思都无法得到。曾见识过一个朋友的画功,一张空白的小纸片上,没有任何提示和条框沟壑,貌似信手涂鸦的随意,就让一副山水风色栩栩如生的落墨在上,羡慕之余,我央他教我,笑曰:需要天分和努力。并信誓旦旦的对我说:如果想要什么,以后给我说,我给你画就是了,何必费劲学呢。多年前,我与他走散,到现在都不再联系,从此人各天涯。偶尔,会想起,不知道他现在还是否记得那个曾经央他做师傅的小丫头。他曾经给我小诗配画的小册子,在一次次清理搬家的过程中,不知道被遗失在哪里,只记得,那些画面都曾是我很喜欢的片段,费了他好几个节假日画出来的,却被我信手当成没有纪念意义的东西给弄丢了。那天看到,羽落的画册,不由自主的想起他。难道这就是人生的相逢吗?缘分到了,你们会相聚相安,一旦,缘分去了,即使,在同一城市中,也许在同一个地点,错了一分钟的距离,你们就这样失之交臂,再不会相遇。西藏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这难道就是:有缘未必成相许!

(三)

昨夜梦回,我居然梦到了故乡的那座石拱桥,那条锈锈的小河流,还有那个古老又悠长的小巷,一棵高大茂盛的合欢树,在夏日中总是会开的热热烈烈,不管人们是不是很在意她的繁华,只是,从初夏开到叶落,不休不止。

一群女人们,躲在她的树荫下,聊天,做活,拉家常,炒八卦。我每次经过,都会去摸摸她粗糙的树干,没有目的,没有念想,没有所谓的种种理由,就想摸摸她的沧桑,我可以知道多少。此去经年,她依然如故,但是,多少人已经作古人间。就连我,孩子在给我梳头的时候,也开始拽出一两根白发出来。只记得,那时候,我和她的年龄一样,年少不知愁滋味。

曾一直向往江南的古巷,烟雨擦亮石阶。而那时候,自己经常走过的那些小巷,也是石阶光亮,不知道被多少人踏过奔赴回家的足迹。矮矮的砖瓦墙,从外面就可以看到庭院中的风景,一盏昏黄的灯火,或许是在等着归人的脚步,推开那扇等待已久的门扉,引来一场喜笑颜开的相迎,而小巷,只是默默的传送着人们的归心似箭,无怨无悔。修一径希望,设一道向往,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谁能说清,他为多少人付出过自己的一切。

莞尔轻笑中,让回忆流淌。

曾记,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走进那段弯弯曲曲的悠长上,身后的脚步声也会被拖的悠悠长长,那种声音,似乎会延伸,会重叠,安庆癫痫病医院怎么样会跌撞成很多很多脚步声,与你相随。于是,总会恐惧的不断回头张望,看是不是身后有什么东西在尾随,终于熬到,远远可以看到家门的那一瞬间后,便会卸下所有的伪装,拼了吃奶的劲向那个方向奔去,并且一路使劲的喊着家人的名字。此刻,月光洒下的树影,在地上诡异的攀爬着摇晃着,让你更不敢停下慌张的脚步,更不敢四处张望。所以,一到黑夜,村庄中唯一的声响,只有狗吠阵阵。人人都会蜷缩在自己的小窝中,即使没有灯光都会感到安全的不得了。

现在,她成了我记忆中最深厚的念想。每次,都会在梦中继续着当初的情景,因为太留恋,所以才会刻骨铭心。如,一些,青柠的故事,酸酸痛痛的走过,却会被深深的怀想一辈子。虽然岁月,能把他们都一一埋葬,一一作古,一一改变的面目全非。只有,记忆,鲜活着,重复着,让人不舍得放手。

于是,总想,若青柠有缘,真的可以再给我一个又一个梦回的情景,即使,曾经苦涩过,酸楚过,我都,情怀依旧,不改初衷的想再一次经过。

突然,心揪痛到骨。止笔,已泪眼模糊。原来自己终不敢想象,任是回忆,都会痛彻心腑。这大概就是老了的迹象。太多的情感,都留在了过去,未来已经没有精力去经营,就这样,淡淡的活,慢慢的生吧!谁知道,自己最终能成为谁的坟头草!为谁,去把心枯竭。也许,会因某段执着,学会放弃自己,放弃所有的梦想,只做你的归人,只想与你执手一生,不离不弃........

------分隔线----------------------------